开平信息门户网

开平信息门户网>社会>中科院资深院士陈俊武工作70年:科学真理把我诱惑得太苦

内容中心

时间 2019-12-01 15:12:05
  • 浏览(3214)
中科院资深院士陈俊武工作70年:科学真理把我诱惑得太苦

资料来源:中国青年报

被科学真理诱惑了70年

陈吴均,卢琳普/照片

92岁时,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、中国著名炼油工程和技术专家陈吴均的工作速度略有放缓——他将工作时间减少到每周三天。连续工作几个小时后,他可能需要长时间睡眠来恢复体力。

他工作了70年,跨越了两个世纪,是中国最老的“上班族”之一。“如果不创新就落后于他人”的紧迫感促使他从头到尾“想尽一切办法创新”。90多岁时,他仍然觉得“还有一些精力和贡献要做”。

在过去的70年里,他对中国炼油工业的催化裂化技术做出了一系列开创性的贡献,为中国快速发展的现代工业注入了源源不断的“能量”。

仿佛无数微小的催化剂颗粒一次又一次地涌向原料,陈吴均的一生很像他毕生研究的催化裂化反应过程——它是石油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热量和催化剂使原重油发生裂解反应,并转化为可用的汽油、柴油和其他产品。

在他的学生安庆石化公司副总经理龚超眼里,每一个微小的催化剂颗粒都时刻准备着,当他完成使命的那一刻,他“就像陈院士的人生经历一样”

在国家需要的地方运用你的技能。

陈吴均对化学的迷恋始于他的高中时代。他被北京大学工学院化学工程系录取了,也就是说,他有权学习将来振兴民族工业的实用知识。大二的时候,陈吴均和他的同学去了东北的抚顺。在日本人留下的页岩油精炼厂,他第一次看到一个被日本人遗弃但尚未开放的煤制油厂,他的心怦怦直跳。

“石油”成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担忧。陈吴均把他4年的青春写进了书页和笔记。

当时,这个年轻人也在他的日记里泼了苦水:“科学真理太难诱惑我了。生命的意义取决于无生命的分子和原子。”很快,他又给自己打气。“春天和我在外面有什么关系?最重要的是用“我想让平凡的日子变得非凡”的香味填满你的心。

随着毕业的临近,他把他的研究笔记“化学工程和我——吴均知识之旅的一部分”分成18类,并把它们装订在一本20厘米厚的书里。

新中国成立之初,工业基础非常薄弱。陈吴均知道,石油作为“工业之血”,将为整个国家的发展注入强大的生命力。“那时,我还年轻,我决心在国家需要的地方运用我的技能。”经过与共和国70年的斗争,陈吴均愿意告诉年轻人他的年轻。

当时,东北是中国重工业最集中的地方,许多化工企业急需各种人才。沈阳是中国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,工作和生活条件优越。陈吴均的母亲和家人都在那里。

陈吴均直接去了抚顺。那是一片煤尘和黑烟的土地。到处都是黑暗和灰色。空气中经常充满焦煤油令人窒息的气味。陈吴均到达的第一天,他的白衬衫领子就变黑了。

他一头扎进车间,开始了人造油厂的修理工作。顾景新当时是该项目的总工程师。这位中国化工行业的老手说了句:“如果这个项目不成功,我就不刮胡子!”

尽管缺乏技术数据和恶劣的生产条件,但由于国家的“迫切需要”,每个人都日夜在解决关键问题,以尽快恢复生产。

陈吴均喜欢沉思。在分析了高速气流的原理后,他计算了参数,并浸泡在车间里,与技术专家和老工人一起测试。最后,他创新了蒸汽喷射器技术。鼓风机可以在一小时内省电25度。这一创新在全厂掀起了创新热潮,也点燃了陈吴均的热情。

当时原油产量急剧增加,但炼油厂的加工能力不足。为了设计一套投资少、启动快、只需要原油中级加工的炼油装置,陈吴均大胆提出了蒸馏-催化联合装置的设计技术创新方案,将原油蒸馏和催化裂化结合为一个装置,直接用高温油气抽出分馏塔内的蜡油,用一个催化分馏塔(以下简称“一顶两塔”)代替常减压分馏塔。很快,这套名为“一顶两顶”的设备成功投入试运行。

1978年,陈吴均获得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颁发的红色麂皮烫金证书。那天星星在舞台下闪闪发光。中国科学院前院长郭沫若在台上谈到了“科学的春天”。邓小平的四川口音在大厅里回荡:“我想成为你的后勤部长!”

陈吴均知道科学的春天真的来了。那一年,他成为洛阳炼油厂设计院的副总裁兼总工程师。在他的指导下,我国第一套快速床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乌鲁木齐炼油厂成功试运行。在他的指导下,我国第一台120万吨/年全提升管催化裂化装置在浙江镇海炼油厂成功投产。让中国的炼油技术,特别是催化裂化技术,赶上世界先进水平。

到目前为止,中国已建成180多个不同类型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,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催化裂化国家。

陈吴均在工地调试了设备。中石化洛阳工程制图有限公司

一项技术推动中国炼油技术20年

20世纪初,中国戴着“穷石油国”的帽子,外国石油公司的商标随处可见。

新中国成立后,经济迅速复苏,石油短缺。陈吴均和科研人员正在探索煤制油勘探,而中国西部也在进行大规模勘探。

直到大庆油田的石油涌出,铁王曼金溪在1964年底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代表全国工人发言:“石油工人大吼一声,大地将震动三次。石油工人干劲十足,不怕大困难!”一些人欢呼:“中国终于把“石油穷国”的帽子扔进了太平洋!”

陈吴均在一次会议上遇到了王进喜。他们没机会说话就经过了。"这就像吃了好米饭,但仍然吃不到美味的白饭."陈俊打了个比方。他很担心。当时,苏联国内炼油技术还相对落后。它不能有效、深度加工原油,难以生产出越来越多、质量越来越高的轻油产品。

1961年冬天,当时的石油工业部决定开展五项炼油新技术的重点研究项目,以尽快改变中国炼油工业的落后局面。这五个项目被称为炼油行业的“五朵金花”,更像是中国炼油行业的“五座大山”。

其中,流化催化裂化是石油炼制中最重要的加工技术之一,投资少,成本低,原料适应性强。当时,世界上只有几十个这样的设备,而外国封锁了最新的技术。34岁的陈吴均被任命为中国第一个催化裂化装置的设计师。

有多难?例如,陈吴均说:“像一群从未见过大象的人一样,他们只摸大象的耳朵和尾巴,但他们必须画一只完整的大象。”

为了完成任务,陈吴均经常每天坐在办公桌前十多个小时,闭上眼睛,看所有的数据和计划。后来,他作为技术骨干被派往国外学习,站在人家的设备下,目瞪口呆。突然,中学第一堂英语课的场景出现在他面前。老师用纯正的英语大声朗读:“阿里巴巴来到山洞,喊道:“芝麻开门芝麻。”陈吴均回忆道,当时的感觉,“就像一扇门突然打开,一件耀眼的珠宝和金币..."

带着“宝贝”回来后,陈吴均和技术人员只是简单地住在干馏炉旁边的一个简单的房间里,睡在一个大铺位上,并争分夺秒地设计一整套适合中国使用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——数百台仪器、数千个阀门和近2万米粗细的管道...次年,完成了1000多幅设计图。四年后,我国自主开发、设计、建造、安装的第一台“金花”催化裂化装置一次成功投产,一举将中国炼油技术推进了20年。

在祖国的伟大舞台上抓住时代机遇

今天,每周一、周三和周五上午9点,陈吴均将准时出现在办公室。他可以很容易地在电脑屏幕上看到字体大小为5的汉字,并能阅读英语、俄语和其他多国语言。他喜欢在互联网上观看最新的国际前沿技术,“有时国外发表的文章中的一个词可能会揭示一种新趋势。”

当他发现有趣的线索时,他会“积极跟进并看到迹象和趋势”。有时他会召集一群年轻人组成一个团队来共同解决问题,有时他会向相关部门提出宏观战略意见。

在他看来,科技创新必须通过许多人共同的接力斗争来实现,“创新只能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实现”。首先,模仿并向他人学习。如果你有一点技巧,你可以站在站出来的人的肩膀上,“如果你不能再上去,那么你必须成为别人的肩膀,让别人上去。”

经过一生的炼油,陈吴均清楚地知道,随着我国的快速发展,石油消费逐年增加,研究和开发石油替代品是非常必要和紧迫的。

60多岁时,他将研究方向转向国家石油替代战略,并与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合作,指导甲醇制烯烃(dmto)技术的工业放大及其工业推广应用的完成,为中国煤炭资源的深度转化和利用开辟了一条全新的技术路线。这项技术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。80岁以后,陈吴均开始关注温室气体排放、气候变化、碳减排等话题,为国家碳排放政策提供关键决策意见。

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时间,陈吴均认为生活不可避免地会关心一件事,失去另一件事,总会有一些遗憾。“过去几年的记忆,因行动而取得的成就,因未采取行动而遭受的损失,但总的来说,利大于弊,没有抱怨或遗憾。”

随着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他的事业中,他觉得亏欠了家人。他一直渴望一次免费的旅行,但是他从来没有机会去。他说:“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,我已经工作了将近30年。很遗憾,我一生中没有闲暇,但我喜欢我的科学攀登。”

过有意义的生活是他的人生价值标准。他总是提醒年轻人,“对社会的奉献永远不应该结束,从社会中获得只能是足够的。”

几年前,洛阳工程公司部分迁至广州。根据待遇水平,公司领导在规划住房时为他预先安排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安置房。陈吴均听后坚决拒绝:“我老了,我在洛阳工作和生活。为什么我需要像广州这么大的房子?”他被提醒说,如果他不住了,他可以把它留给女儿,或者在将来卖掉,这将是一笔很大的收入。他回答说,“我就是我,她就是她!”

院士对自己甚至更“吝啬”。去年七月,他乘高铁去北京参加活动。因为他不愿意在火车上买食物,所以他一直饿到下了火车。离开车站后,他找到了一家牛肉面店,点了一份便宜的面条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。

但是我听说一些大学生很担心,因为他们付不起学费,但是他很慷慨。他不仅帮着付学费,还送了很多学习和生活用品。他把奖金捐给了公司的幼儿园和当地人民管理的当地教师。他还捐赠成立了青年优秀科技论文奖基金,以鼓励年轻人进行科学研究和创新。

他是郑州大学的客座教授,但他从未让学校承担任何食物、住房和交通费用。在他的任期结束时,他从六年的教学中捐赠了近20万元来奖励优秀的年轻学生,而他只收到了学校的一束花。他把花带回家,献给卧床不起的爱人。

他有一句名言,这句名言被许多人写了下来,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许多人对生活的态度:“如果给予少于索取,生活将是暗淡的;给予等于索取,生活平淡无奇。给予多于索取,生活是辉煌的。”

陈吴均回忆了他追求创新的一生,他说:“毕竟,成功大于失败,已经取得了一些相对显著的成就。”回想起来,这可能会让人“感到更快乐”。

在他看来,科学研究道路上的失败只不过是道路不可逾越的证明。"你已经探索了这条路,别人可以从经验中学习."只要你认真对待它,“不通也是前进的道路”。

他觉得自己确实“幸运”,抓住了生活和整个国家的发展机遇,也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。“我活得更久了。”他补充说,一些同事先离开了他,“如果他们还在那里,他们可能会比我做出更多贡献。”

陈吴均有17名大学同学,但现在只有2名。新年到来时,陈吴均和另一位老同学每年打一次电话,互相祝贺,迎接新的一年。

最近,他刚刚计算了中国学者的平均寿命,看看哪门学科的寿命最长。"我过着普通的生活。"他微笑着说,并将继续不懈努力。

中国青年报,中国青年网记者胡春燕来源:中国青年报

辽宁十一选五 吉林十一选五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 快3